www.faithbrand.com.cn
深夜异闻小说介绍
深夜异闻_深夜异闻

深夜异闻

小二来壶酱油

小说主角: 欧南诺 莫云 叶予西 李薇薇 菲菲 苏瑶 林小婉 官月灵 周继武 罗莉

相关标签: 恐怖灵异 惊悚 人心 现代诡秘 诡秘悬疑 奇闻 奇闻异事 邪念 小说 罪恶

最后更新:2023/9/4 21:37:54

最新章节:深夜异闻最新章节 【五十一】第十五章 错误 2023-09-04

小说简介:看罪恶在深夜里佝偻前行,听邪念在月色中冉冉升起,静守午夜时分,解读叵测人心。...

内容摘要: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区。大概有十一栋楼房,排列得比较没有章法。比如8号楼挨着2号楼,6号楼又挨着11号楼,快递啦外卖啦,送错的时候是常有的。“咦,刚刚我路过2号楼,这里难道不应该是3号楼吗?”快递员或者外卖小哥常常这么说。让人真的很想用《东成西就》里的话来回答:“怎么?有人告诉你天字一号房在天字二号房的隔壁吗?”总之,就是这么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区,房子不新不旧,楼与楼之间有一些不好不坏的绿化带。走出小区,不远不近的地方有公jiāo站和地铁站,小区附近有很多餐馆,不好吃也不难吃。还有一些服装店、药店、美容美发店不算便宜也不算贵。这些故事,就是住在这个小区的住户的故事。当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林小婉正在和儿子种多ròu植物。就是把小花盆里倒上土,然后土里挖一个小坑,接着把从花卉市场买来的多ròu植物放进去,把土覆上,浇一点点水,齐活儿。这时候敲门声响起来了。“谁啊?”林小婉对着大门喊了一句。a“快递。”“稍等。”林小婉把手对着垃圾桶拍了拍土,然后走过去开了门。一开门,先是看见一个硕大的、一人高的大纸箱,快递员都被纸箱挡住看不到了。“好重啊!”快递员稍稍抱怨了一句。“啊辛苦啦!我买的简易衣架看来真是实木的啊!”林

TXT下载:电子书《深夜异闻》.txt

MP3下载:有声小说《深夜异闻》.mp3

开始阅读第1章 实体娃娃 有声小说第1章 实体娃娃 下载APP绿色免费APP 相似小说类似小说换源

【五十一】第十五章 错误 【五十一】第十五章 被抓 【五十一】第十四章 奇怪的一家人 【五十一】第十三章 鞭炮 【五十一】第十二章 从未失手[五一快乐] 【五十一】第十一章 寒冬将至 【五十一】第十章 破坏 【五十一】第九章 遇到同行? 【五十一】第八章 好人难当钱难挣 【五十一】第七章 合成的照片 【五十一】第六章 疑云 【五十一】第五章 凶手浮现 【五十一】第四章 消失的证据 【五十一】第三章 地漏里的耳钉 【五十一】第二章 偷拍 【五十一】第一章 猎物 【五十】第五章 没有尽头 【五十】第四章 运气 【五十】第三章 比谁命硬 【五十】第二章 决赛 【五十】第一章 比赛 【四十九】第六章 复仇 【四十九】第五章 遥控器 【四十九】第四章 消失的盒子 【四十九】第三章 诡异的司机 【四十九】第二章 恶作剧? 【四十九】第一章 上错车 【四十八】第六章 真相 【四十八】第五章 恶作剧? 【四十八】第四章 上错车 【四十八】第三章 面具人 【四十八】第二章 黑豹 【四十八】第一章 惊魂直播 【四十七】第二十九章 尾声 【四十七】第二十五章 希望 【四十七】第二十三章 别碰我 【四十七】第二十一章 故事都是假的 【四十七】第二十章 无法回头 【四十七】第十八章 谁是卧底 【四十七】第十七章 “斗地主” 【四十七】第十五章 风雨欲来 【四十七】第十四章 出轨的人 【四十七】第十三章 与虎谋皮 【四十七】第十二章 各怀鬼胎 【四十七】第十一章 无法犯罪 【四十七】第十章 内斗 【四十七】第九章 计划 【四十七】第八章 多了一个人 【四十七】第七章 一条三 【四十七】第六章 密室 【四十七】第五章 奇怪 【四十七】第四章 “越狱” 【四十七】第三章 救赎 【四十七】第二章 炸船 【四十七】第一章 “藏头诗” 【四十六】第七章 尾声 【四十六】第六章 杀得了 【四十六】第五章 凶手浮现 【四十六】第四章 破解密室 【四十六】第三章 梧桐树下的身影 【四十六】第二章 笔录 【四十六】第一章 别墅失火案 【四十五】第六章 沉默的羔羊 【四十五】第五章 故事 【四十五】第四章 诗 【四十五】第三章 入殓师 【四十五】第二章 调查 【四十五】第一章 42块 【四十四】第七章 尾声 【四十四】第六章 荒唐 【四十四】第五章 坠楼 【四十四】第四章 醒了 【四十四】第三章 熟人作案 【四十四】第二章 汤里的成分 【四十四】第一章 煤气中毒 【四十三】第十章 真相 【四十三】第九章 心理轨迹 【四十三】第八章 醉杀 【四十三】第七章 谜案关键 【四十三】第六章 弃尸
深夜异闻相关书单
深夜异闻类似小说
深夜异闻书评精选
小二来壶酱油深夜异闻【八】第四章(下)
  听见他的脚步声走远了,我一个激灵从床上起身,拿起一片纸巾,把下体擦拭干净,然后将那片纸巾小心翼翼地放进床头抽屉。
  下午一点,我准时出现在张医生的诊室里,平静地躺进一把扶手椅。
  扶手椅的正对面,有一架小型摄像机。
  “准备好了吗?面对任何好或不好的结果?”
  “开始吧!”
  “你想象一片湛蓝的天空,天空下是一块丝绒般浓密厚实的草地,你躺在草地上,洋洋地数着天空中棉花糖般的云朵……现在,你很放松,很困倦……”
  以下的内容是我在视频中看到的画面。
  ……
  “现在你在房间里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爸爸,爸爸……他在强bao我,他把我……我在睡梦中哭出了声。”
  “然后呢?还有什么?”
  “弟弟,爸爸强bao我,被弟弟发现了,弟弟拿着一把刀冲进了我的房间,他冲向爸爸,说要杀了他!”
  “然后呢?”张医生继续引导我。
  “爸爸他抓住了弟弟的手,可是弟弟很生气,不顾一切地砍过来,差点把爸爸刺伤!”
  “嗯嗯,我明白,后来呢?”
  “后来爸爸吓坏了,他的力气比弟弟大,他把刀夺了过来,弟弟弟弟身子一歪,爸爸不小心把刀刺入了他的身体!不要啊……”我的脸痛苦地扭曲起来。
  “这样说来,其实是爸爸杀了弟弟?”
  我痛苦地点点头。
  “想哭就哭吧,这里没有人会伤害你。”张医生打开桌上的音乐播放器,镇定人心的阿尔法波音乐舒缓地流淌出来。
  一阵抽泣过后,我断断续续地说:“爸爸呆住了,他丢下匕首,拼命地摇晃着弟弟,可是那一刀正中要害,弟弟已经没有了呼吸,爸爸懊悔地痛哭起来。”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向我看过来,我过度惊吓,一直在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已经完全不能自己。”
  “他从地上捡起那把匕首,用纸巾把刀柄擦试干净,然后把刀塞进了我的手里。”
  “你呢?你有什么反应?”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除了痛苦与恐惧,什么也不记得了,啊,我的头好痛!真的,太痛……”
  我双手抱头,脸颊因痛苦而变得苍白扭曲。
  视频就这样结束了,我在噩梦一般的回忆中醒来。
小二来壶酱油深夜异闻【八】第五章 愿望(①)
张医生递来几片镇定剂,我和着眼泪吞下。
  “都想起来了?”
  我沉重地点点头。
  “原来你的亲生父亲一直对你实施xing侵……那么很有可能你的病症不是被迫害妄想症,而是PTSD。”
  “也就是创伤后应激,再加上目睹弟弟被杀这种严重的精神刺激,抑郁和失忆皆由此而来。”
  “是养父。”我淡漠地更正道。
  张医生愕然。
  “不管怎样,一切都是值得的。我父亲才是真正的凶手,这段视频可以作为指正他的证据交给警方吗?”我问道。
  “恐怕行不通,警方需要的是真凭实据,心理学上的依据只能作为辅助,而不能直接定罪。”张医生耸耸肩膀。
  我的眼神黯淡下去。
  “远走高飞吧,不要再回到那里,断绝和养父母的一切往来,那里简直是地狱。你还这样年轻,人生还有太多的可能……被侵犯,被玷污都不是你的错,你仍是纯净的。”张医生用力按了按我的肩膀。
  “张医生,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知道真相的人,无论如何,不要放弃我。谢谢!”
  “相信我。”他笃定地望向我,那眼神有千钧之力。
  告别张医生,我并没有依照对他的承诺离开养父母家。
  我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回到了那座人间炼狱。
  我按照他们的要求按时吃药和作息,甚至忽然傻笑,胡言乱语,故意自残,不惜用刀片割伤自己。
  就是为了让他们相信,我的精神危机已经无可救药,病入膏荒,随时有可能在致幻剂的作用下,终结自己的生命。
  不管我的行为多么癫狂,我的头脑都清醒地知道,为了死去的弟弟,为了那些挥之不去,贯彻一生的梦魔,所有的罪恶终将血债血偿!
  在某个养父精疲力竭到达高潮的午夜,我在他的身下,用藏在枕头底下的匕首狠狠刺穿他的脊背,精准地将刀插入心脏。
  他甚至来不及哀嚎,便一命呜呼。
  我慢慢抽出刀柄,一刀,两刀,直到他的身体血肉模糊,再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
  我吞下事先准备好的蓝色药片,光着身子冲到午夜的大街上,冲进一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里。
  浑身是血地站在目瞪口呆的店员面前,声嘶力竭地放声歌唱。
  差不多过了两分钟,吓傻了的店员才想起报警。
  警察脱下警服为我披上,并且强行注射了两支镇定剂。
  “小舟,姐姐这就来找……”失去意识之前,我喃喃地说。
  ……
小二来壶酱油深夜异闻【八】第五章 愿望(③)
一个月后,法院公开审理,养母以故意伤害和间接致死他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由于我有长期精神病史,同时被养母胁迫服用了过量的致幻剂,按照《刑法》规定,精神病人在发病期间,个人的行为不受控制,为非刑事能力责任人,享有免责权,当庭无罪释放。
  但要接受一定时间的精神治疗。
  走出法庭那天,是一个明媚的上午,我第一次彻底地站在光明之中。
  张医生跟在我的身后,他从来没有问起过杀害养父那晚,我是否真的全无意识。
  而我,也默契地没做任何解释,那场蓄意谋杀成了我们共同守护的秘密。
  我们紧紧拥抱,彼此勉励,像枪林弹雨中幸存的战友。
  这场战役,如果没有他,我只能破釜沉舟,落得个鱼死网破的下场,是他的鼎力相助,才让我得以全身而退。
  这份恩情,我只能以自己的方式来报答。
  ……
  一年以后,我离开精神病院,考取了B师大的心理咨询师专业,那是心理专业全国最顶尖的高校。
  硕士毕业后,我如愿成为张医生的同行。
  从业多年,受理过上百起性侵后心理重建的CASE,为许多有过同样遭遇的少男少女,提供有偿或无偿的心理援助。
  也许那是一条很长很长的甬道,可是只要有命活下去,总会出离,有生命力,然后迎来光明。
  在引领他们走出黑暗的旅程中,我也不知不觉疗愈了自己。
  尼采说过:“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我便是那与恶龙对峙过太久的屠龙者,每当我面向阳光,仍会露出一丝令人难以察觉的笑意。
  因为,有一件事,也许张医生并不知情。
  那天,我被催眠之后,确实看到了事情的真相。